<rt id="kqosc"></rt>

 

關于工程師故事的所有信息
工程師故事 |?員工效率不高,都怪老板太“負責”

周五下午,同事們在辦公室閑聊。剛到這個公司時我發現同事們有一個共同點,只要工作中出現問題,比如客戶反映產品有故障,大家的第一反應很一致,先將事情往外推,而不是馬上想辦法解決。只有一個人會第一時間尋找解決問題的辦法,那就是我們老板,老板的敬業程度可謂嘔心瀝血,無人能及。

工程師故事 | 想創業就放手干,找熟人一“嘀咕”準玩兒完

前幾天,同事小張打算結束打工的日子,來問我是否可行。 “我打算找點兒客戶,自己做點成本低產品,你覺得怎么樣?” “可以,只要你覺得能賺錢就行。” “可是我問過好幾個人,他們都說很困難。”

一個工程師的夢想與堅持:奔跑在“創客→創業者”的路上不妥協

2019年,當“下滑、裁員、降薪”等一系列負面名詞充斥著全球市場時,仍然還有那么一群人在熱情洋溢地追逐自己的夢想,他們就是創客,一群真正熱愛創造的人,他們義無反顧地投身到創新中,在創業的道路上揮灑著熱情和汗水,試圖用自己的創意、積極和灑脫給周圍的人帶來價值。

工程師故事 | 李工的“博弈”小妙招,讓我拿到了全額項目獎金

一大清早李工突然和我聊起《楚漢爭霸》,李工說得對,要是項羽不死,韓信還有用兵之處。項羽兵敗烏江,韓信又不會搞經濟建設,自然也就沒有了存在的價值。

程序員買基金:“低買高拋”那么容易玩轉還有華爾街什么事兒?

2002年之前,我對股市一無所知。有一次和朋友關勇去證券公司維修電腦,整個電子屏幕綠油油一篇。我激動地問了一句:“這是全漲了嗎?”整個大廳的人齊刷刷把目光轉向我,看著他們兇神惡煞的眼神,我額頭當時就冒汗了,關勇趕緊把我拉進了機房。

國企打不破的鐵飯碗,注定讓“能人忙死,閑人閑死”

老大終于走了,帶著一腔壯志難酬的孤憤、人走茶涼的無奈和悲涼。他揮一揮衣袖,帶走了團隊中大部分精兵良將,其中,并不包括我。

李工離職了,產品出現一個”無法解決的bug”

李工離職了,原因非常簡單,工資長時間不漲。恰好有家公司愿意提供更高的薪水,于是他一無反顧地奔赴新的工作崗位。“鐵打的營盤流水的兵”一向是老板的口頭禪,李工和老板談了大概五分鐘就確定了離職時間,半個月以后他就消失了。開始幾天,辦公室里還有同事提起李工,幾個月以后大家就慢慢忘里,再后來幾乎就沒人提起了。

工程師文化里除了埋頭苦干,也要“高舉”領導政策方針

對于每一個不善交際同時又有技術情結的工程師而言,最理想的工作環境就是沒有任何雜事的干擾,自己能夠在一個獨立的空間里,專心致志地鉆研技術。同時,不用費心去搞辦公室政治,也不用對領導溜須拍馬,只是單純地干著自己喜歡的畫板子、寫代碼的工作,就能得到體面而又公正的收入。

工程師故事 | 有種項目組長叫苦頭你來吃,成果他來享

之前,孤傲的我內心里其實是不大認可這句話的,男子漢大丈夫,頂天立地,端身持正,光明磊落,為何要違心去取悅他人呢?但是,筆者在公司經歷多年浮沉,尤其是在和同事李工近四年的近距離打交道之中,終于認識到,在這個被三千年的腐儒文化泡透了的國度,拍領導的馬屁遠比埋頭苦干更加實用得多。

工程師版“有錢沒錢回家過年”

過了臘八,喝一碗臘八粥,泡上一罐臘八蒜,年味就越來越濃了。小學生們早早地放了假,不用再頂著寒風,抵抗著睡眼惺忪,學那做一天和尚撞一天鐘。每天早上送孩子上學的家長們終于松了一口氣,再也不用早起做飯、送娃,忙得個腳不沾地、馬不停蹄。平日里被塞得滿滿登登的馬路也終于舒緩了心氣,掛起來過年的紅燈籠,放下平日里被搞得焦頭爛額的滿腔怒氣,扮起那溫馨

裁員算個啥?拍拍身上的灰塵還會遇到更好的崗位

我的第一份工作是巡道工,只工作了四十多天,就隨著溫總理的改革新政下崗了。在以后的二十年里,我每隔一段時間就會被辭退或者離職。無論如何掙扎結果都一樣,就是失業一段時間。每次失業后我都會準備開始一段新的工作,但是感覺一段比一段精彩。因為我可以花比較長時間思考怎樣開始下一份工作,甚至換一份完全不同與以前的工作。于是在這二十年里,我從事過PC銷售

Bug虐我千百遍,我待bug如初戀

語言做為人類交流的工具,會隨著社會和時代的發展而被賦予新的內涵,正所謂“茍日新,日日新”是也。比如,“聰明絕頂”這個詞兒,以前的意思大概是指太過于聰明,以至于“會當凌絕頂,一覽眾山小”,沒有比他更聰明更拉風的了。但是現在,似乎更加合理的解釋是“聰明人愛動腦筋,以至于腦瓜殼都禿了”,前段時間有個段子就是講這個的,說是在北京中關村地鐵站那里會

工程師故事 | 誰規定寫代碼必須得寫注釋?

據說,人體的細胞每隔七年就會全部更換一遍,從生理學角度上來說,七年后的自己已然不是今天的你,七年時光,雖不說脫胎換骨,但至少也是物是人非了。社會急匆匆飛速發展,萬事萬物都在自我變革中吐故納新,現代社會的細胞-公司也大浪淘沙,老面孔逐漸消失,取而代之的新面孔慢慢變老,最終也慢慢消失不見,說實話,在一家公司能夠呆夠七年的骨灰級員工越來越少了。

工程師故事 | 公司招人說的“福利多多”你看完一定“呵呵”

今天公司準備發布一則招聘啟事,負責招聘的劉工發給我一份文件讓我看一下。前面幾條是對專業的水平的要求,看到后面幾條公司待遇我就發懵了,尤其是最后一項十分耀眼----“……傳統節假日發放豐厚的福利……”在我印象中,這一條無論如何也不符合我多年的實際體驗,思考良久我還是說出來了:

工程師故事 | 老板的座駕要升級,員工的獎金要縮水

“駱駝,我終于知道《西游記》中唐僧的緊箍咒是什么了:扣錢、扣錢、扣錢……”單位的李工非常會講笑話,但是扣錢對孫悟空不一定有用,他有自己的花果山,隨便賣賣水果、搞搞開發旅游就可以自給自足了,但是這對我來說確實是緊箍咒,因為我們老板擅長這個。

工程師故事 | 人口紅利下,工程師如何自我保值?

黃仁宇先生寫萬歷十五年,說這一年其實并沒有發生什么大事,距離權力煊赫一時的太師張居正被全面清算已經過去三年了,首輔申時行恪守著中庸之道,在意欲廢長立幼的萬歷皇帝和試圖維護封建倫理秩序的文官集團之間小心翼翼地充當和事佬的角色,邊地有些流民造反,努爾哈赤還不成氣候,至于水災、旱災,在這個幅員遼闊的王朝中,自然都算不上什么新鮮事,也動搖不了帝國

久久这里只有是精品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