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t id="kqosc"></rt>

 

關停轉讓,王冬雷已無心戀戰?

2019-08-23 13:44:02 來源:OFweek半導體照明
標簽:

夕陽西下,在德豪潤達珠海總部頂樓,55歲的公司董事長王冬雷從自己的辦公室步入帶假山亭子的露臺。“公司的注冊地很快就會從這里搬回到我的家鄉蚌埠。”他不無惋惜地說。


王冬雷也是雷士照明的董事長。8月12日,他向第一財經記者披露了雷士照明轉讓雷士中國70%股權給投資基金KKR背后的考慮。幾乎同時,德豪潤達關閉芯片業務,出售總部地塊。


六年前,德豪潤達收購了雷士照明的控股權,王冬雷曾一心想打造貫穿LED芯片、照明產品到銷售渠道的LED產業帝國。“人算不如天算,”王冬雷反思說:“我應該更早地退出LED芯片業務”。


德豪斷腕
2009年,以小家電起家的王冬雷,看好LED的機會。德豪潤達重金投入,五年內豪擲60億元上馬LED項目。2013年,王冬雷斥10億元接下吳長江手中的股權,德豪潤達成為雷士照明大股東。


當時上游LED芯片已過度投資、產能供過于求。2013年德豪潤達銷售收入31.3億元,同比增長13.5%;但凈利潤同比下跌94.55%,僅為882.6萬元。王冬雷希望收購雷士,擴大下游“出海口”。


有雷士“在手”,德豪潤達進一步增加LED倒裝芯片產能,欲改變LED芯片行業格局。2014年,繼大連、蕪湖基地之后,德豪潤達又建設了蚌埠、揚州基地。


“新增芯片產能將是目前三倍,新基地明年年底建成。”王冬雷2014年曾說,德豪潤達LED芯片每月收入來年可增至2億元,50%~70%產能做倒裝芯片,雷士新增的LED芯片六七成由德豪供應。


2015年6月,德豪潤達公布增發預案,擬定向增發融資不超過45億元,其中20億用于LED倒裝芯片項目。后來,收縮融資規模。2016年4月,德豪潤達又公告,擬定向增發融資不超過20億元,其中15億元擬用于LED倒裝芯片項目,將形成年產50億顆的生產能力。


事與愿違,LED倒裝芯片并沒有如王冬雷預測的那樣得到普及。高工LED的董事長張小飛向第一財經記者分析說,LED正裝芯片價格下降的幅度非常快,而LED倒裝芯片的價格卻下不來。


2016年8月,王冬雷在內部提出雷士集團的概念,擬整合雷士照明、德豪潤達及關聯公司資產,加強上下游資源整合,“大雷士”力爭當年總體營業收入沖擊100億元。德豪收購雷士的想法浮現。
但是,“大雷士”也救不了LED倒裝芯片。“就算雷士全部用德豪的芯片,也只占我們芯片產能的5%-6%。”王冬雷說。嚴重過剩的產能、高居不下的成本,令德豪潤達連續兩年虧損,2017年虧9.71億元,2018年又虧5.81億元,今年被戴上ST的帽子,證券簡稱變為*ST德豪。


德豪潤達今年被迫關停了累計投入70億元的芯片業務。王冬雷早就想退出LED芯片業務,但缺乏退出機制。因為LED芯片企業如果建設新廠、購買新設備投入100億元,政府會補貼100億元,50億元成為利潤,而如果折價50億元購買舊設備,就沒有50億元利潤,現有政策下,大家更愿建新廠、拿補貼。他很后悔:“我應該更早退出LED芯片業務。”


與此同時,德豪潤達“壯士斷腕”,贊同轉讓雷士中國核心資產。截至2018年12月31日,德豪潤達持有雷士照明20.57%的股權、約8.7億股股票。按照雷士照明的公告,這次轉讓雷士中國70%股權給KKR后,向股東派發0.9港元/股分紅,預計德豪潤達將收到約7.05億元人民幣的投資收益,*ST德豪有望因此而摘掉ST的帽子。


雷士中國控股權的轉讓,也折射出了LED照明行業的低迷困境及整合趨勢。行業不無先例。早在2013年7月,西門子就分拆旗下照明企業歐司朗獨立上市;2019年7月初,歐司朗宣布由美國貝恩資本和凱雷集團公開要約收購,將私有化并退市。而2016年5月,飛利浦也分拆飛利浦照明業務單獨上市;2018年飛利浦照明公司更名為昕諾飛(Signify)。


LED照明行業成熟后,競爭加劇、利潤變薄,促使西門子、飛利浦等跨國公司剝離照明業務,讓其“單飛”。LED inside中國研究總監王飛認為,雷士照明是中國照明業的龍頭之一,然而由于歷史遺留原因,始終不能在資本市場合理體現真實的公司價值。


雷士整合之難
王冬雷原來致力于打造LED上下游產業鏈,希望把公司帶到行業數一數二。沒料到,六年過去了,德豪潤達的LED芯片業務從國內第二落到第四位,現在關停并轉;而雷士照明也沒有取得外界預期的高速增長。


2013年,王冬雷進入雷士照明董事會。由于與吳長江之間的紛爭,2014年王冬雷才接管雷士照明的經營。后來,吳長江因涉嫌挪用公款及侵占上市公司資產被公訴。2015年,回歸平靜的雷士照明,逐步恢復。


王冬雷接管前,雷士照明2012財年營收35.46億元,稅后凈利潤0.48億元;2013財年營收37.74億元,稅后凈利潤2.82億元。王冬雷接管后,2015年至2018年,雷士照明的營業收入一直增長到49億元;在前三年盈利的情況下,在2018年卻虧損了3億元。股價表現也長期低迷,截至今年8月20日,雷士照明每股1.02港元,市值43.12億港元(約38.8億元人民幣)。


為什么德豪潤達收購雷士照明控股權多年,雙方的協同卻沒有體現出理想中的效果?復盤對雷士的收購整合,除了LED芯片沒有提前處理掉,還有什么地方如果重來會做得更好?


王冬雷把雷士照明2018年凈利潤虧損歸結為由吳長江案損失撥備及其他一次性撇賬所致。雷士照明8月11日公告顯示,雷士中國2017年和2018年稅后經營利潤分別為人民幣3.94億元和3.57億元。


吳長江時代的雷士照明,曾被外界指責是內部人控制。目前在雷士照明的董事會中,執行董事有5位,其中4位都是王冬雷的家族成員或其親信。對此,王冬雷解釋說,雷士照明董事會曾發生吳長江與閻焱的內斗,因為董事會的勢力過于分散。現在,雷士照明董事會與經營層分離,經營主要由職業經理人團隊來負責,董事會并沒有直接干預日常經營。


雷士照明一位職業經理人表示,入職四年從未見過王冬雷的弟弟們,他們只在董事會對發展戰略及經營目標做決策,并不干涉雷士照明的日常經營,日常經營由一支職業經理人團隊進行管理。
而一位在2014年年底離職的原雷士照明中層骨干認為,王冬雷有較深的個人情結,在管理團隊中徹底地“去吳長江化”,加強對供應商、經銷商的控制,把雷士一些生產業務搬到德豪潤達去。不過,張小飛認為,“大雷士”去年營收過百億,大部分營收來自雷士中國,所以雷士中國還是優質資產,否則KKR不會買下控股權,而運營雷士中國的職業經理人團隊正是由王冬雷牽頭組建的。


“我還在江湖”
關停德豪潤達LED芯片業務、轉讓雷士照明中國核心資產后,王冬雷是否已經無心戀戰?“我還在江湖,LED那盤棋還在下,只是一些資產股東變化了,換一種打法”,王冬雷似乎“有埋伏”。


在他看來,LED行業分上中下游,上游還需走出產能嚴重過剩的危機;中游,希望不要步上游的后塵;下游是應用,百花齊放、百家爭鳴,無論照明還是顯示,都是平穩增長期,未來大者恒大。
由于看好下游機會,王冬雷從兩三年前,就開始推動德豪潤達收購雷士資產,內部有一個鳳凰計劃。不過,這次雷士中國核心資產轉讓,最終沒有選擇德豪潤達的方案,KKR因報價更高而取勝。
三年來,德豪潤達的股價不斷“跳水”。王冬雷惋惜地說,如果三年前德豪潤達“娶回”雷士就好了,人算不如天算。“兩地資本市場的法律不同,收購方案調整需要時間。融資能力變化(被ST失去了融資能力)后,今天德豪潤達(在收購雷士中國核心資產上)已經不是最具競爭力。”
8月11日晚,雷士照明發布公告透露,KKR將與雷士照明戰略合作并收購雷士中國區照明業務(簡稱雷士中國)的大多數股權;收購完成后,KKR將控股雷士中國70%,雷士照明將參股雷士中國30%;而雷士中國100%股權的總對價為7.94億美元。預計此次交易在今年四季度完成。


今年2月,王冬雷辭任雷士照明CEO,重心轉至德豪潤達的“保殼”。德豪潤達的負債去年40多億元,經過出售土地等資產,現已降到9億元,加上雷士中國資產轉讓的分紅,有望輕裝而行。


“PE(指私募基金KKR)將來一定會退出,投資都是為了追求利益最大化。”王冬雷說,未來PE退出雷士中國的方案,首先是公開;其次基于A股高市值、高流通性的特點,雷士中國回歸A股將是優先選擇的方案。未來12個月至48個月之間,雷士照明將向雷士中國推薦一個回歸A股的資本退出方案。當滿足KKR基本的投資收益要求時,KKR應該同意這個方案。這樣,“我們就開啟了一扇窗”。


在張小飛看來,德豪潤達過去在LED上游,由于行業產能過剩和誤判LED倒裝芯片的市場前景而失敗。如今,雷士中國核心業務由KKR控股,并不是一件壞事。“王冬雷是在‘用空間換時間’,希望過幾年,德豪潤達把雷士中國的控股權再收回來,不過到時候有沒有新的競爭者就難說了。”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分析師認為,王冬雷追求速成,一開始就上LED 4英寸晶圓片,想跨越式發展;接著又想靠LED倒裝芯片“彎道超車”;然后又想通過收購雷士,一招救活芯片業務。實際上,沒救活芯片業務,也一定程度上制約了雷士的發展。能否不再急躁冒進,決定著王冬雷未來的命運。(來源:第一財經)

 
關注與非網微信 ( ee-focus )
限量版產業觀察、行業動態、技術大餐每日推薦
享受快時代的精品慢閱讀
 

 

繼續閱讀
押注 ASIC,中國芯能否迎來機會?

與非網10月2日訊,中興、華為事件的出現,印證了中國在芯片行業的研發還不夠精,不夠強。但在可期的未來,依稀能看到,諸多為之而努力的企業會在眾豪強中搏出一條屬于中國“芯”路。

兆易創新擬定增募資約43億元,大力研發DRAM芯片

與非網10月1日訊,兆易創新再投43億元研發DRAM芯片。

337調查對TCL電子在美業務無實質性影響

公司正與涉及調查的業務合作伙伴及供應商認真研究案情并協調應對。初步評估案件對公司經營影響非常有限,公司亦做好充分準備,必要時可對供應鏈進行調整。

芯片的未來:smart宣布成功制造新型集成硅iii-v芯片

MIT’s Research Enterprise in Singapore has developed a commercially viable way to create new Silicon III-V Chips, paving the way for intelligent optoelectronic and 5G dev

芯片難度接近理論極限,一文梳理主流先進制程發展情況
芯片難度接近理論極限,一文梳理主流先進制程發展情況

與非網9月30日訊,隨著制程的進一步縮小,芯片制造的難度確實已經快接近理論極限了。

更多資訊
臺積電已在三國起訴格芯,控告其侵犯 25 項制程專利

晶圓代工廠臺積電昨日宣布,已于2019年9月30日在美國、德國及新加坡三地對格芯提出多項法律訴訟

不僅是半導體,中國正在從各個行業方面趕超日韓
不僅是半導體,中國正在從各個行業方面趕超日韓

與非網9月30日訊,韓國經濟研究院近日宣布,目前,在韓國9個主要出口產業中,中國在全球7個出口產業中所占份額最高,其中韓國和日本的市場份額為1個。該研究所還表示,除了半導體行業外,中國可能在5年內在所有這些行業的表現都優于韓國和日本。

面板行業跌勢未緩,疲軟將持續至明年?

與非網9月30日訊,近日有面板業者直言,由于中美貿易戰等不確定性影響,全球的面板產業淡季將延續至明年一月份。

紫光國微購買紫光聯盛 100% 股權獲批,尚未發現可能導致交易變更事項
紫光國微購買紫光聯盛 100% 股權獲批,尚未發現可能導致交易變更事項

與非網9月30日訊,紫光國微今日發布公告,公司因籌劃以發行股份的方式購買北京紫光聯盛科技有限公司100%股權的重大資產重組事項有新進展。

全球半導體設備產值衰退,廠商積極布局對抗寒風
全球半導體設備產值衰退,廠商積極布局對抗寒風

與非網9月30日訊,半導體制造設備和材料是半導體行業最上游的環節。目前來看,集成電路設備制造是中國芯片產業鏈中最薄弱的環節。經過20多年的追趕,中國與世界在芯片制造領域仍有較大差距。

久久这里只有是精品23